2019 年 6 月 18 日,江蘇卓勝微電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卓勝微”)正式在創業板掛牌上市。
 
卓勝微在射頻前端芯片的研發上頗有建樹,目前已取得 50 項專利(其中發明專利 46 項)、9 項集成電路布圖設計,擁有三星、華為、OPPO 等國內外大手機廠商客戶群體,為國產芯片代替國外采購的大趨勢添上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卓勝微的成功并非一帆風順,背后有許多不為人所知的關鍵因素。
 
 
卓勝微電子的成功背后
卓勝微從公司創辦到 IPO 過會歷時 13 年,可謂一路坎坷。過程中經歷過低谷,最終一步步走向巔峰。
 
2018 年,創始人許志翰曾在第二屆集微半導體峰會上講述了一段卓勝微的創業史:卓勝微是一個很“苦逼”的芯片公司——剛開始創業是從手機電視芯片做起,而那時候手機從 2G 向 4G 升級轉型,沒有人再去看 CMMB,也不再需要模擬電視。卓勝微只能選擇痛苦轉型。
 
轉型時,卓勝微團隊思考了兩個問題——智能手機需要什么?未來好的手機需要什么樣的技術?而憑借著此前做 CMMB 芯片成為三星供貨商的契機,卓勝微最終選擇做手機射頻芯片。從 2010 年左右轉型開始做射頻芯片,如今近 10 年過去了,他們始終如一。
 
當初沒有太多投資人能“看懂”原創芯片這個賽道,而產品剛剛起步的卓勝微在業界也沒有太多話語權,許志翰慶幸當時有源渡創投能選擇和卓勝微一起放手一搏,在 2012 年重倉投資并給予許志翰及其團隊極大的信任,最終改變了許多人的命運。
 
許志翰 2015 年在微博上就這一段經歷感慨道:從移動電視到 WiFi/ 藍牙,從 SoC 到射頻為主的產品路線,這三年很多的艱辛,卓勝團隊挺過來了!
 
而本次卓勝微電子成功 IPO,也或將為源渡創投帶來歷史最高的投資回報率。
 
戴建春、王學峰和黃豎,這三位源渡創投的創始合伙人已經一起工作超過 8 年,公司成立以來,共管理 5 期基金。他們還擁有穩定的出資人,原有出資人連續參與多期基金。
 
 
在許志翰眼里,這三位合伙人對項目都親力親為。他們大比例投入到具有長遠價值的高科技企業,并且對這些項目進行長期培育,具有鮮明的“少而精”特色。
 
翻看源渡創投的其他投資履歷,其低調中有著不菲的成績:“彈個車”背后的獨角獸“大搜車”、國產芯片中名列前茅的“兆易創新”等。這些企業的共性很明顯——不是最奪人眼球的那個,卻在傳統行業敢為人先,用技術創新成為新興領域“第一人”。
 
如何在眾多尚在萌芽的早期項目中,判斷它們是否“靠譜”?
 
對于這樣的問題,早期投資機構投資人們的回答似乎都差不多——“看賽道”、“看人”。然而在這兩點上,源渡創投有自己的“獨門技法”。
 
看賽道:熱門?偏門?正門?
看賽道方面,源渡創投的邏輯第一是看項目所做的事情是否能通過技術改造傳統行業;第二是看這件事是否是剛性需求,或這個需求變化的趨勢是不是越來越大。
 
由于看重項目的長期價值,源渡創投在賽道的選擇上就傾向于“不追熱點”,而是更注重于看早期項目的亮點。
 
源渡創投創始合伙人黃豎開玩笑說:“我們當初看的項目在很多人眼里是‘沒門’、‘偏門’,但過幾年回頭一看,好像可以啊!”
 
他們甚至不希望自己投資的項目“太熱”——太過熱門的行業,企業估值偏高、獲客補貼太大,其實投資人根本賺不到什么錢,更多是湊個熱鬧、賺個吆喝,這也不符合源渡創投“求真務實”的風格。
 
他們表示,市場瞬息萬變,只有看到早期項目的亮點、抓住成功背后的邏輯,才能“在風口豬飛起來的時候,還能夠在底下坐的住”。
 
他們的投資案例也印證了他們的觀點:“彈個車”的背后公司大搜車,其早期投資人里就有源渡創投——早在 4S 店還在獨霸汽車銷售渠道的時代,神州租車出身的大搜車團隊就另辟蹊徑,第一個提出“以租代售”模式售車,并完善了自己的零售體系。
 
而早在 2011 年,關注國產芯片的投資機構、投資人都屈指可數時,源渡創投已經對兆易創新、卓勝微等國產芯片生產商“下手”了。如今,前者早已成功上市,后者亦成功 IPO。
 
就目前來看,國內射頻前端芯片已經開始了價格戰,很多企業仍靠成本驅動發展。而卓勝微由于早已成為三星合格供應商,且是第一大客戶,取得了明顯有利的地位,行業競爭已經開始瞄向 Broadcom、Skyworks、Qorvo 等國外企業。
 
由于美國貿易戰的爆發,業內對于國產芯片的呼聲也一浪高過一浪,他們還有無限的可能——當年的“偏門”,如今成了“正門”。
 
 
看人:技術創新的新一代企業家
源渡創投的 Slogan 是“尋找技術創新的新一代企業家”,除了尋找有價值的賽道之外,看人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環。許志翰領導下的卓勝微團隊的凝聚力,是打動源渡創投的關鍵因素之一。
 
許志翰和其團隊多年堅持鉆研芯片、做產品,哪怕陷入低谷,團隊心也不散。他的微博早已停更,但“不辭芯苦 - 老許”的昵稱也彰顯了他對做芯片的堅持。
 
許志翰還曾公開表示:“在當今這個年代,做芯片產業的伙伴們,要聚焦到好的品牌客戶,好的合作伙伴,要做出高品質、高性能,能夠給終端合作伙伴帶來價值的產品,如果真有這樣的耐下心來好好做的東西,它的前景一定會美好。”
 
黃豎說:“就覺得他們很靠譜。”因此,在相信此行業未來定有巨大的增長空間的前提下,源渡創投投資了他們。卓勝微的整個歷程,源渡創投的三位合伙人都深度參與,在項目低谷期也承擔著巨大的壓力。但最終事實證明,他們看對了賽道,也看對了人。
 
與“看賽道”一樣,看人也不是容易的事,源渡創投的三位合伙人從失敗和成功的經歷中細心總結:成功創業者的共性是什么?
 
他們認為,創業者首先必須擁有學習能力和獨立思考能力,這樣才能在瞬息萬變的市場環境中生存下來并保持自己的判斷能力;其次要有決策能力,特別是能在遇到困難時當機立斷、及時止損。
 
“最重要的還是要求真務實。”三位合伙人認為,創業者第一要對自己的認知真實:清楚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樣的人,有著什么優缺點;第二要對事物發展認知真實:清楚了解業務的發展進程,以及是否存在報喜不報憂、不愿意接受真實的情況。
 
“如果一個創業者對投資人報喜不報憂,通常就是他的認知出現了問題,這是個非常危險的信號。”
 
源渡創投通過長時間與被投項目創始人的溝通,考察他對自己項目、團隊和行業本身是否了解透徹,從而判斷他是否能完成獨立、及時的決策,是否是源渡創投想要的“新一代企業家”。
 
“我們想做創業者的陪跑者,陪伴他們直到上市,而不是在投資后下一輪就迅速退出。”源渡創投三位合伙人中有兩位參與馬拉松賽事,他們清楚地知道,長跑的目的和難點不是在于快,而是在于怎么堅持到最后。
 
未來可期
2019 年對于出手謹慎的三位合伙人來說,會是異常忙碌的一年。他們會繼續尋找像卓勝微一樣具有長期價值和成長潛力的企業,與他們共同成長。
 
除了“陪跑者”這一“身份”,回看源渡創投名字—Ferry VC,這不僅意味著三位合伙人友誼的小船永遠不翻船,也意味著他們的另一層“身份”:他們亦是創業者的“擺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