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自中美貿易局勢升級以來,國內手機供應鏈廠商為了緩解本土增量市場和關稅的雙重壓力,正加速產業“南遷”之路。記者深入調研,從模組、配件、整機和落地等方面綜合解讀手機產業鏈轉移的近況和痛點。(以下是國產手機產業鏈轉移之—整機廠商)

 

過去 10 余年,得益于中國大陸廉價的人力成本,以及中國政府以市場換技術,用關稅的手段,讓很多國際手機零部件供應商、整機廠商把零部件和組裝生產落戶到中國大陸,在這個過程中,解決了國內勞動就業的問題,解決了稅收的問題,也解決了手機產業的發展問題,這也成就了一批批國產手機及產業鏈廠商。

 

如今,印度正在如法炮制;再加之,中國智能手機市場增速持續下滑,印度智能手機市場正處于高速增長期,這一退一進之間,輔以美國強勢助攻,加速了中國手機產業在印度的落地。

 

 

“印度手機市場快速發展,將會成為中國手機產業發展最大的競爭對手。”國內某 ODM 廠商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雖然當前產業轉移是大趨勢,但我們希望整個進程能夠放緩,畢竟這對國內手機產業發展而言并不是好事。目前,除了面板、模組、配件等產業鏈廠商已在印度落地外,整機品牌廠商和 ODM 廠商也在加速印度的布局規劃,其中包括富士康、聞泰科技、智慧海派和光弘科技等 ODM/ OEM 廠商以及 OPPO、vivo 等相繼在印度建廠投產。

 

OV 和 ODM 廠商搶灘試水

第三方數據顯示,2019 年印度將會成為智能手機唯一出現增長的國家;2018 年的印度智能機銷量同比增長 12%,達到 1.5 億,2019 年印度智能手機的銷量預計將達到 1.6 億部。2018 年中國手機的市場份額已經占據了印度市場近 67%,其中小米在印度總出貨量約 2888 萬部,vivo 全年在印度總出貨量約 1327 萬部,OPPO 在印度總出貨量約 1022 萬部,華為在印度總出貨量約 363 萬部。

 

其中,小米手機能在印度市場風生水起,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小米在印度供應鏈的形成。早在三年前,小米就帶動其供應鏈廠商去印度建廠,目前小米在印度生產的手機主要由富士康在當地制造,其余部分由海派印度代工;OPPO、vivo 在印度諾伊達均投建了兩家工廠,早已具備量產能力,而華為目前在印度尚無動靜。

 

此外在 ODM 廠商中,印度聞泰已于當地時間 5 月 28 日正式開業,客戶項目同天順利投產,印度聞泰首期計劃形成手機整機生產及機殼生產月度產能 300 萬臺,開始為國際和國內客戶提供生產服務。

 

同為 ODM 廠商出貨大戶的華勤,在海外市場的布局則比較謹慎。華勤高管向記者透露,華勤目前在印度還沒有投資布局。他認為,印度手機市場的前景很好,會是下一個中國市場,但印度手機市場成長起來的時間周期會很長,整個印度手機市場起來或有 10 年的周期,未來華勤也肯定會在印度投產,但在現在的時間節點,我們還不著急。

 

天瓏移動目前同樣沒有在印度投資布局。據其稱,現在整個手機產業鏈主要還是在中國,而在印度等地設廠主要是成本考慮以及中美貿易戰的原因;但我們目前還沒有太多這方面的擔憂,現在去印度建廠也還不是時候。

 

不過,像智慧海派、偉創力、緯創、光弘科技等廠商早已經在印度建廠。其中,智慧海派于 2017 年在印度諾伊達建廠,設有兩間廠房,廠房面積約 40000 平方米以上,智能手機月產能在 300 萬臺以上。

 

雖然目前各家在印度建廠的進展不一,也仍有不少廠商在觀望;但 OPPO、vivo 今年在印度動作很大,進展也很快,這難免對觀望的廠商有所觸動。再加之,今年印度對面板、攝像頭的關稅都提升了,京東方和舜宇開始在印度建廠,產業鏈配套逐漸完備。

 

“如果我們明年看到在印度建廠的手機產業鏈配套設施完備了,且國內第一波去印度落地產業鏈廠商發展的還不錯,沒什么大的風險,我們也會加速啟動印度布局。”某 ODM 廠商高管說到。

 

SMT 產線成投資重點

事實上,ODM/OEM 和手機廠商在印度建廠已經不是進行簡單的組裝,如果要在印度持續發展的話,一定要投 SMT 產線,而每條 SMT 產線的投資金額都在數千萬元級別。

上述華勤高管表示,組裝本身沒有太大難度,但如果要投建 SMT 產線,對機臺設備、投資規模以及產線工人的要求完全不一樣,SMT 產線幾乎是涵蓋了整套手機的制造工藝,這才是發展的核心。

 

據了解,目前已經開工的印度聞泰工廠不只是進行簡單的貼片組裝,而是有模具、注塑、噴涂、SMT 貼片、組裝、包裝等全產業鏈布局;另外,OPPO、vivo、富士康、智慧海派、偉創力等企業同樣投建了多條 SMT 產線。

 

Counterpoint 研究總監閆占孟向記者表示,中國大陸和臺灣都有廠商去印度建了 SMT 的產線,這主要是有兩個原因,第一是印度政府把 Made In Indea 政策陸續深入制造業,這已經不簡單滿足于組裝,更要有 SMT 的產線投產,這才是印度政府希望看到的;第二,去印度投資的廠商為了實現低成本的運營、高效率生產和高稅率的支持。

 

不過坦白講,如果中國 ODM/OEM 廠商要在印度投建 SMT 產線并運營起來,還是存在一定的門檻和風險。行業人士表示,在印度投建 SMT 產線,不但需要大筆資金投入,還要保證投建的工廠能順利投入運營且能賺錢,這個其實并入容易,要牽連涉及到各個方面。

 

“首先,投建工廠運營的訂單能不能保證;其次,要考慮產品交付的質量能不能配套,基礎設施能不能完備,工人好不好用等。”上述人士稱,起碼能保證不虧損,才敢在印度投資 STM 產線,這個也是業界關注的問題,但現在還不是很確定。不過,據了解,聞泰科技取巧的方案是直接收購某印度本地品牌的現有工廠,并接收其現場的廠房、設備和 3000 多名員工,大幅縮短的建設時間和運營成本,再從國內進口的其他設備,得以迅速實現量產。

 

除了印度,去越南建廠的勢頭近期也很猛烈,不少產業鏈配件廠商也已經在越南建廠。上述人士認為,越南畢竟是小國家,人口勞動力就這么多,本身市場也沒有那么大,如果是國內手機大體量的產線轉移,上游配套產線也要搬過去的話,從市場的體量和勞動力供給來看,只有印度能夠承載。

 

尤其是印度和越南的產業生態已經差不多,但現在越南的人力成本已經比較高,且在不斷增加,去越南建廠也將會面臨成本增長的問題,國內手機產業轉移的重地還將是在印度。

 

某 ODM 廠商也表示,印度市場夠大,勞動力也夠廉價,未來的發展潛力還很大,同時能夠把手機產業上游配套、面板、模組、電聲器件等產線都能夠搬過去,中國手機產業發展未來真正的競爭對手還是印度市場。

 

水電設施如 20 多年前的深圳周邊

長期來看,雖然國產手機產業鏈“南遷”,去印度投資建廠是大勢所趨,但印度市場當前存在的問題卻不容忽視。

 

海派印度負責人告訴記者,目前印度水電設施類似于 1995 年中國深圳周邊的狀況,每天停電次較多,工廠基本會配備兩套系統,分別是市電和發電,每個工廠都需建水塔,這是在印設廠的基本投入。

 

該負責人進一步稱,目前印度工廠招聘的工人也是基本模仿中國改革初期的模式,即技術和重要崗位自主招聘,普工等崗位由勞務部門輸出。

 

這其中就涉及到勞工技術能力等問題,這也是印度市場目前較為欠缺的。美國消費技術協會在最新報告中指出,許多人都錯認為中國只有便宜的勞工,但事實上只有技術熟練的工人才能做出好的終端產品,這是非常復雜的工作。以行業經驗看來,其他國家如果想要超越中國制造業的發展,至少需要經過 9 個月至數年的訓練。

 

而印度除了基礎設施落后和熟練勞工欠缺等問題外,印度政府承諾給國內產業鏈廠商落戶的優惠政策很難兌現,這也已經成為業界關注的重點。

 

海派印度負責人表示,目前印度對中國產業鏈廠商落地的優惠政策有包括物料、設備減免稅,固定資產最高 25%投資返還,印花稅減免等政策,但就當前狀況了解,由于印度中央政府與各邦政府之間關于優惠實操對接的問題,在申請兌現時存在較大的操作難度,這與國內已經成熟和固定的優惠政策相比,政府窗口效率有待提升 。

 

這也意味著,中國產業鏈廠商落地印度過程中,原先承諾的優惠政策,在實際申請過程比較復雜,即便申請成功后,印度政府在兌現上存在很大難度。

 

不過,即便在印度建廠仍存在這些問題,面對印度市場這塊不斷增長的“大蛋糕”,中國手機產業鏈廠商早已躍躍欲試。據了解,目前在印設廠的手機廠商接近 100 家,除了 PCB 和 CNC 加工沒進入印度,其他上下游配件、配套基本已初步完善。

 

閆占孟表示,國產手機廠商及其產業鏈廠商出海印度,在考慮節省成本的同時,也要考慮行業中存在的風險,最好不要把重心產線都投到海外,中國大陸必須要留一部分,防止風險和控制風險;另外,海外建廠也還是不能太快,否則會加速人工成本的增長。

 

“手機產業向印度轉移的趨勢是不可逆,但這個進程應該是越慢越好,畢竟像京東方、舜宇、歐菲光等在印度做大,這對中國大陸的手機產業而言是不利的,我們也希望產業鏈廠商的動作能慢點,不要那么激進。”上述某 ODM 廠商高管最后說到。或許,這也是中國手機產業“南遷”亟需重視的呼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