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之間紅遍朋友圈的「綠洲」,最終「帥」不過三天,因深陷抄襲風波,短期內被正式下架。

 

而之所以能掀起如此大波瀾,主要是綠洲自上線以來戰績異常生猛:直到第二天凌晨 1 點,綠洲就超越 QQ、微信、探探等軟件,登頂社交分類的榜首。

 

與滿屏油膩廣告的微博相比,綠洲清爽的界面著實讓人耳目一新。但隨后就有網友反映,綠洲主頁上的設計排版、功能圖標都與 ins 嚴重撞車。甚至有網友吐槽,綠洲連卡頓程度都與 ins 一毛一樣。在綠洲「發現」界面上,排版也與一個多月前下架的小紅書如出一轍。

 

這年頭,一款新 app 在界面設計上抄襲被罵已很正常,畢竟被市場驗證過的成熟交互邏輯和成熟 UI 界面就擺在那里,用戶行為也已養成,誰做個同類 app 不去借鑒個七八分。然而,前腳剛被質疑 UI 界面抄襲、后腳就被曝光 logo 也抄襲,而且抄襲程度還是像素級別的。

 

最終這場鬧劇以綠洲下架,設計師祭天收尾。

 

盡管大家都在吐槽綠洲設計抄襲,但卻忽略了整改行業相互抄襲的這一事實的人也不少。熟悉互聯網發展史的朋友也都了解,產品抄襲行為在互聯網行業由來已久,上到商業模式,下到產品設計;大到巨頭 BAT,小到趕浪潮的創業公司。沒有誰可以拍著胸脯說自己是貨真價值的原創。

 

今天,借著綠洲設計抄襲這一事件,花邊 sir 就來給大家說道說道互聯網產品抄襲史這一遺留問題。

 

成王敗寇,無關對錯

過去,由于互聯網的相關法律法規并不健全,互聯網各家巨頭產品抄襲成風,如果將互聯網發展史視作為一部抄襲史,一點也不為過。

 

騰訊微博抄襲新浪微博,新浪微博抄襲 Twitter,騰訊微視抄襲抖音,抖音抄襲 Misical.ly。在中國互聯網激蕩發展的黃金二十年來,類似的抄襲事件多如牛毛,但似乎卻無傷大雅,這就導致到大家將抄襲互相視作為產品走捷徑的一條短平快路線。

 

畢竟在過去用戶需求、市場范圍就那么大,創意點并不多,互聯網領域之間的創意撞車現象時有發生。但真正可怕的是,山寨品悶聲發大財最后干掉原創。

 

其中,騰訊就是產品「撞車」史上最大的贏家。

 

眾所周知,QQ 是騰訊發家致富的重要軟件,沒有之一。一直有傳言說,騰訊 QQ 的鼻祖其實是以色列人發明的 ICQ,由于僅有英文版本,這也注定了它跟中國市場永遠無緣,然而這卻被 QQ 嗅到了市場商機。

 

雷軍曾說過這樣的一句話:如果不是騰訊抄襲,米聊就是今天的微信。

 

在微信推出之前,小米就已經先一步推出了米聊。經過一番爭斗,最終擁有較強社交經驗的騰訊勝出,這才有了社交一哥微信的長期霸位。

 

其實要真正追溯,米聊也并非原創,它和騰訊雙方不過都是抄襲另一款名為 kik 的聊天軟件,只不過米聊以速度取勝,微信則后來居上罷了。

 

當然,騰訊之所以能逼死“正宮”,成功“上位”,也并非全靠抄襲,更多的則是騰訊在產品的功能需求上的打磨,更懂用戶心罷了。

 

如果你對于互聯網「抄襲」只停留在騰訊上,那接下來羅列出來的互聯網巨頭「抄襲史」必將讓你大開眼界。畢竟中國整個互聯網都是這么抄襲過來的。

 

淘寶抄襲 Ebay、百度抄襲谷歌,優酷抄襲 Youtube,新浪微博抄襲 Twitter,滴滴抄襲 Uber,再到如今呼聲高漲的智能手機行業,幾乎每一個國產廠商在產品創新上都曾向蘋果手機“致敬”過。

 

而這種致敬行為,最后基本上都有一個共性:致敬者后來往往都成為了行業的顛覆者,而被抄襲對象基本都成為了行業的后來者。

 

在過去的互聯網發展史中,唯快不破成為了創業者信奉的主旋律心法,而今這一套心法在今天已經慢慢失去了其摧枯拉朽的能力。畢竟,在知識產權愈加被重視的未來,唯精不破方才是正道。想靠鉆互聯網產品知識產權界面標準不清晰的漏洞和空子的成本,已經越來越高了。

 

抄襲有風險,且行且珍惜

隨著知識產權的保護被提上議程,相關法律法規也越加越健全,互聯網行業中對于惡意抄襲的現象,現在也開始有了不同程度的懲處辦法。

 

前兩年,作為榮獲 2016 年度獨立制作的時間塊,被網友問及:看到一個軟件跟時間塊一模一樣,誰才是原創啊?因此,昵稱為 anniApp 的開發者在微博發文《抄襲者,你為何如此理直氣壯?》控訴抄襲者。

 

文中提到,開發者發郵件提醒,對方竟理直氣壯的發問,「麻煩您告訴我誰抄襲誰」。這一事件引起了許多開發者的關注。最后,當事人走了官方程序,該軟件下架,抄襲者也被除名。

 

總的來說,面對如此囂張跋扈的抄襲者,原創開發者的維權之路有苦難言。不僅個人開發的 APP 維權難,就連像 Soul 這樣知名的 APP 在下架期間,也遇到了同樣搶食人血饅頭的抄襲者。

 

前不久,自行下架反省的 Soul 發起聲明稱,自查期間大量抄襲、偽裝的軟件層出不窮,利用的「Soul」之名博人眼球,欺騙用戶并從中獲利。

 

打開應用商城搜索關鍵字,大量相似的軟件撲面而來。從運營模式到頁面設計,處處都是 Soul 的影子,但是點開相關軟件下的評論欄,清一色的罵聲,證實了那句「虎皮畫骨難畫虎」,沒有靈魂的東西,終究還是經不起考驗的。

 

在眾多陌生人交友軟件中,Soul 的確是匹黑馬,這也讓他成為了抄襲者的目標。Soul 通過官方渠道發布了《關于 Soul App 被惡意仿冒和抄襲的聲明》,聲稱已搜集相關證據,并保留訴訟手段,如相關公司或者個人仍繼續肆無忌憚的侵權,他們將會維權到底。

 

而就在前兩年,阿里健康團隊因陷抄襲風波,被指責借合作之名,行抄襲創業者想法之實。當時阿里變第一時間以承認文案抄襲事實,下架了產品的相關功能、向合作伙伴道歉、開除涉事員工的方式,對侵權行為作出了處理。

 

無獨有偶,去歲騰訊內部一款興趣閱讀產品——立知,也由于被指責抄襲同類產品即刻,遭遇了業內各種聲音的群攻。最后,也還是馬化騰親自出面擺平,方才消除了眾憤,但立知最終卻難逃被火速下架的命運。

 

當然,騰訊也有因自身產品被抄襲,嚴懲抄襲者的,為自己挽尊的。

 

2016 年 5 月,騰訊一紙訴狀將《最萌聯盟》告上法庭,指出其抄襲自己旗下的《英雄聯盟》,并要求索賠 300 萬。

 

經對比后發現,《最萌英雄》與《英雄聯盟》確實存在極高的相似度,游戲角色的名稱、技能等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雷同現象。不僅如此,被告還在其網站宣傳視頻中稱“前身 LOL《英雄聯盟》的手游力作,本款游戲采用《英雄聯盟》角色 Q 版化,背景取自 LOL”。

 

最終,2017 年 12 月,騰訊勝訴。法院判決光宇公司賠禮道歉、消除影響,并賠償騰訊公司經濟損失 100 萬元及合理費用 29760 元。

 

但是,據業內人士透露,百萬賠償對于那些抄襲者來說,傷害并不大。低廉、無腦的犯罪成本,已經讓手游、網游成為了滋生抄襲者的沃土。

 

而近年來,游戲巨頭騰訊也起訴不斷,從《無盡對決》抄襲《英雄聯盟》;到 4399 抄襲《DNF》;再到《魔法英雄》抄襲《王者榮耀》,雖然騰訊勝訴連連,但依舊沒有令抄襲者止步。

 

去年,騰訊還正式向海淀法院提起了訴訟,要求 Chips Limited 停止侵權行為,并且賠償騰訊 1000 萬元人民幣。10 月 30 日,北京海淀法網發文表示,正式受理此案。

 

先不說結果如何,單是這軟件的應用界面,就足夠令人震驚的了。除了似是而非的 logo 外,無論是功能還是排版分類,都與微信相差無幾,幾乎可以說是直接照搬上來的。

 

雖說 Chips Limite 的百萬注冊量和 26 萬的日活,對于擁有數億用戶量的騰訊來說,不痛不癢,但是面對版權問題,騰訊肯定不會坐視不理。

 

今年,1 月 31 日,騰訊認為聊天應用軟件“吹牛”中所有的紅包、表情包界面涉嫌抄襲“微信紅包”、“微信表情”, 涉嫌構成著作權侵權。因此,騰訊將“吹牛”運營開發公司告上法庭,請求法院判令對方停止侵權并賠償經濟損失等。

 

目前,北京互聯網法院已受理該案。同時,這也是國內首例涉及“微信紅包”著作權糾紛案件。

 

抄襲不死,只是捷徑難再

從上述的幾個案例中,不難看出一個問題:在過去,版權抄襲沒有一個很好的法律法規去限制和制裁抄襲者,版權無法得到保護,所以抄襲泛濫;但如今,知識產權越加被重視,但還是避免不了這個現象的出現,為什么?

 

其原因無外乎這幾點:

1、對于創業者來說,創業初期并不會過分的關注產品創意的本身,快速的讓產品上線并積累運營經驗才是王道。因此,才會產生許多像 Chips Limited 這種,直接照搬的無腦抄襲者的出現。

 

2、現在的互聯網創業已經進入了高成本高代價時代,早期的增量紅利幾近封頂,其他各家產品也早已建筑起較高的壁壘,要向讓自己的產品快速突破已有的壁壘,形成新陣地的轉移,是一件難度極大的事情。

 

所以在模式、資金、技術等因素不夠強勢的前提下,抄襲無疑是成本最低,效率最高的一個選擇。就像上文提到的,身為卡牌游戲的《最萌英雄》,靠著“LOL 角色 Q 版化、前身 LOL”等宣傳詞,也能將對戰游戲的《王者榮耀》抄個底朝天。

 

3、就算有了懲罰機制,但是對于站在他人設計創新基礎上迅速暴利的抄襲者來說,懲罰也僅僅只是小打小鬧。低廉的犯罪成本,輕微的懲處機制,讓抄襲成為了牟取暴利了的捷徑。

 

所幸,互聯網產品版權的至暗時刻已然過去,面對抄襲成本低下的互聯網產品創新,如何建立更加行之有效的制度來強化并保護知識文化創新,則將成為當下更需要去重視與解決的難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