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月 11 日,博通宣布其正在向客戶提供新的 Trident 4 編譯器可編程網絡交換芯片,這是博通首款基于 7 納米工藝的交換芯片。

這顆 7 納米交換芯片從業界獲得了最大的注意力,不過,最終吸引企業客戶興趣的還是它基于博通的開源網絡編程語言帶來的可編程交換能力。

憑借其可編程交換能力,博通提升了其對于 Barefoot Networks 公司及其 P4 網絡功能語言的競爭優勢,特別在英特爾剛剛宣布將要收購 Barefoot 之際,博通這顆新芯片彰顯了其勢要保持領先能力的決心。

 


“我確實認為 Barefoot 被英特爾收購后將成為博通的一個更有力的競爭威脅。”Linley Group 網絡分析師 Bob Wheeler 向記者表示。他繼續補充說道,被英特爾收購后,Barefoot 的客戶們將獲得持續有保障的產品供應和更加清晰的產品路線圖,這些都有助于客戶增強對 Barefoot 的信心。當然,這也意味著博通“絕對”應該擔心被納入英特爾麾下的 Barefoot。

但是 Wheeler 接著表示,博通現在來說是安全的,因為它控制著價值 30 億美金的商用以太網交換器芯片市場 80%的市場份額。

當被問及 Barefoot 的威脅有多大時,博通的主要產品線經理 Robin Grindley 帶著微笑不以為然地說:“在以太網芯片市場上,我們處于絕對主導地位,對自己非常有信心。”

Wheeler 表示,和云服務提供商相比,博通和 Barefoot 以太網交換芯片產品的可編程性對于企業客戶更有吸引力。“可編程能力之所以受到推崇,是因為它具有前瞻性。”Wheeler 解釋道。“如果出現了一個新的協議,想要利用這個新協議的企業客戶不需要再購買新的硬件,只需要從 OEM 那里進行軟件升級即可,這就使得協議的改變不會帶來太大的影響。這種便利對于虛擬化的隧道協議或者啟用新的功能非常有用。”

此外,可編程能力還可以幫助客戶快速調整功能實現,以防止 DDoS 攻擊或者其他網絡攻擊。而且,它還能幫助遙測,網絡分析師可以研究并處理數據包丟失或者應用性能較差背后的問題。

相比之下,超大規模的云服務提供商更加希望“盡可能高的帶寬”,對于可編程能力倒不是太在意,Wheeler 說。“它們的工作速度非常快,相對來說也比較簡單,主要是對緩沖的內存數據進行打包。”

博通的 Trident 4 系列產品的交換總帶寬為 2-128 Tbps。該芯片集成了多達 210 個晶體管,每個機箱每秒可以處理 50 億條數據包。相比之下,Barefoot 最近才開始出貨 16 納米工藝的 Tofino 芯片。

博通產品線經理 Grindley 表示,和 Barefoot 的 Tonfino 和 P4 相比,帶有 NPL 的 Trident 4 才是真正可編程的。博通的方法是編譯器可編程,并支持運行時的可編程性。Grindley 向記者表示:“如果你要在系統運行時改變一些東西的話,你可以用一個表格,在運行期間向這個表格中添加一些內容。所以我們是支持運行時可編程的。”

也許 Wheeler 的表示更為客觀。他說,Trident 4 的可編程性水平和 Tofino 芯片相當,但是由于兩家公司披露的信息有限,所以坦率地獎,很難對它們進行精確的比較。

博通還認為,它可以為企業節省 75%的 OEM 設備資本支出成本,用單個芯片在單個機箱中實現原來三個機箱的性能。在一張幻燈片中,博通表示,三個 OEM 機箱售價為 244,736 美元,通過在單個機箱中使用一顆 Trident 4 芯片,成本可以降低 75%。Wheeler 表示,兩家公司里面,博通的方案可能成本更低。不過他接著表示,“我對博通所說降低 75%成本的說法并不買賬,因為博通現在拿新芯片和兩年前的 OEM 設備進行比較,等到 Trident 4 大約一年后實際發貨時,它實際上就是拿新芯片和三年前的 OEM 設備進行比較了。這種比較不公平。”

最重要的是,博通的 T4 表明可編程交換芯片對比 FPGA 更好的選擇。博通的 Grindley 認為,FPGA 似乎依然可以應用,但是因為“它的電源效率和可用端口數量可能比 T4 低得多,功耗也會急劇上升”,所以它的應用只能停留在“理論上”。

Wheeler 對這一點持有更為激進的觀點。“不不不,這兩種芯片根本沒有任何可比性,FPGA 唯一令人感興趣的地方是在兩個數據中心的互聯之處。在這個地方你可能需要做一些加密鏈接之類的事情,這里可以用到 FPGA。但是其它地方,FPGA 和博通的可編程交換芯片相比沒有任何競爭力。”
 

與非網編譯內容,未經許可,不得轉載!